穿越火线租号平台app哪个好(lol租号平台app哪个好)

被告运营苹果端“刀锋平台”、安卓/PC端“租号玩”平台(以下简称“租号玩”),提供优酷会员账号租赁服务。

背景信息

在案证据显示,租号玩收费(即直接获利模式)是:

  • 每笔订单,收取出租方15-20%的手续费(最低收费0.35元)以及3%的支付宝提现手续费。
  • 通过商户、分销商、赔付、保险、限时货架、小喇叭、畅享卡等服务项目,向出租方收取服务费。

优酷认为这种行为破坏了其会员管理制度、商业利益、商业模式,构成不正当竞争,诉至法院,索赔800万(经济损失790万元及合理开支10万元)。

法院认为租号玩构成不正当竞争,原告索赔诉求应予支持。

原告提出的经济损失的计算方式

关于经济损失的具体数额,原告提出四种计算方式。

方法一:基于近期交易总次数测算

  • 租号玩安卓端中,与优酷会员账号相关商品的“近期”总交易次数为45460次;
  • 优酷以“近期”等于“30天”,优酷会员单价为15元/月,计算单日损失金额约为2.2万元(45460次*15元÷30天=22730元);
  • 被诉行为自2016年持续至2019年(1095天),故经济损失总额近2500万元。

优酷认为,租号玩有三个客户端,这只是其中一个客户端的数据,实际经济损失总额远高于其索赔额。

法院认为,原告将“近期”假定为30日,但是“近期”具体针对多长时间,缺乏证据证明,方法一不予采信。

方法二:基于涉案app下载总量测算

租号玩安卓端App的总下载量是2570万余次,假设只有10%的用户使用优酷会员账号租赁服务,优酷公司的经济损失数额约为3855万元(2570万次*15元*10%)。

方法三:基于“爱奇艺诉租号玩”案中的证据测算

  • 案件中有一份证据,是租号玩官网微信公众号发布的宣传文章,其中写道“平台月订单数达到1500万”。
  • 原告假定1%的订单与优酷账号租赁有关,按侵权持续时间36个月计算,经济损失约为8100万元。

法院认为,方法二、三中的10%、1%都是优酷假设的比例,缺乏事实依据,均无法采信

方法四:基于被告提交的后台交易数据测算

被告提交的后台数据显示订单总计约为38万条,优酷公司以此为基数,计算出其经济损失为571万(381119次*15元)。

原告计算损失时有一个「假定的前提」,用户每在租号玩购买一次优酷账号,优酷公司就丧失了一次预期收入。

  • 被告认为原告的推定不能成立,因为一般租赁视频账号的用户购买能力较差,即使不在租号玩租账号,也不会购买优酷会员。
  • 法院认为方式四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租号玩平台的订单数量=优酷公司损失的交易数量”缺乏证据支持。

至此,优酷公司提供的四种计算方式均因缺乏事实基础而无法采信,亦难以据此确定其因本案被诉行为所受的实际损失数额。

后台交易记录

被告认为,经济损失的计算应以被告提供的后台交易记录为准。

被告提供2016年10月2日至2019年9月27日期间的后台交易记录打印件,总共约有38万条交易记录,系统手续费(即租号玩的直接收入)约为13万元

  • 后台记录会显示订单编号、租号方、订单描述、下单时间、出租方、下单IP、用户手机号、身份证号、真实姓名、系统手续费以及号主出租账号获取的收入信息。

原告认为被告提供的后台数据来源不明、不能证明该数据库与租号玩平台存在对应性、易于篡改、交易记录不真实、不完整,不足以采信。

  • 原告认为交易记录不真实、不完整,主要是发现了一些问题:
  • 存在用户评价里的昵称、日期、金额和后台数据无法对应的情况;
  • 作出评价的部分用户在后台交易记录里找不到;
  • 开通/未开通赔付的订单手续费分别是15%、20%,手续费最低为0.35元,但后台交易记录中存在大量订单手续费为0或者低于0.35的情况;
  • 存在号主收益相同、手续费不同的情况。

法院指出,被告提交的后台交易记录虽然存在部分瑕疵,但从其反应的整体交易情况看,具有一定的可参考性。

但是,交易记录显示的手续费收入约为13万元,如果按照这个金额计算赔偿数额,会和被诉行为造成的原告经济损失明显不匹配,因此,无法依据被告侵权获利计算本案赔偿数额。

法院考量因素

在无法确定原告实际损失、被告侵权获利的情况下,法院综合考虑以下因素,酌定赔偿数额:

  • 主观过错;

法院认为,被诉平台以租号为主业,应当知晓优酷会员服务、针对会员账号设置的限制和规则,但仍提供租号平台用于营利,主观过错明显。

  • 是否给原告造成损失(不仅造成原告相关会员收入减少,也造成其流量损失);
  • 被诉行为持续时间及规模(持续时间长,且涉及ios、安卓、PC三个平台,第三方网站显示其安卓端app下载量累计达2570万次);
  • 营利形式(被告围绕租号业务,提供了多项收费服务);
  • 交易量(分别对ios、安卓、PC三个平台上的优酷会员商品数量、租赁次数进行统计);
  • 获利情况(后台交易数据显示的获利情况);
  • 被诉平台也提供其他视频网站的会员账号、游戏账号的租赁服务情况。

综上,酌定赔偿数额为120万,加上部分支持的诉讼合理开支,总共判赔123万元。

本案被告提供了后台数据,用于证明自己的实际侵权获利情况。前两天我们写的“延禧攻略”案,被告方有能力拿出后台数据(即侵权短视频播放量等),但并未提供。胜诉和信息披露后果之间,经营者有时需要做一个衡量。

涉及经营、营收等关键数据、敏感信息时,信息是否会为对家所用、判决书公开后是否会引发其他后果,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参考:

海淀法院在2021年6月30日作出的(2020)京0108民初2913号民事判决书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在2022年2月24日作出的(2021)京73民终3955号民事判决书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aren.cn/76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