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老板招司机电话,女老板招司机照片?

嘀,嘀,我在车里一遍又一遍地按着喇叭。这是我每天必须进行的义务——接玲姐上班。往日里,只要按几下,玲姐窈窕的身影就会立刻出现在她家门外,今天已经这么久了,院子里怎么还没动静。

“小旭,接姐姐上班了,小旭,接姐姐上班了。”娇媚的女声回响在轿车里,不要误会,我车上现在绝对没有女人,这是我屈辱的铃声。

“小旭,我今天起晚了,还在收拾,你自己进来吧。”电话里的玲姐似乎是在刷牙,声音有些含糊。

嘟,嘟,我还想再说几句,无奈电话已经挂断。玲姐算得上小资了,住的是独门独院的别墅,开的是豪华敞篷跑车,吃得的山珍海味(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因为我不会做饭)。可是我就不明白,她为什么就是喜欢坐我老掉牙的轿车上班。据她说,只是想找一个免费司机,我也很赞同她的说法,可是为什么我这个小小司机开上她家敞篷跑车的合理愿望至今无法得到满足。

进大门并不是很难,钥匙我有,只要不被两条大狼狗盯上,我暂时还是安全的。小心翼翼打开里面的门,客厅里的情景让我大吃一惊,一直以来整整齐齐的桌椅东倒西歪,地上遗留着一滩滩奇怪的水渍,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厨房和卫生间都没人,我沿着旋转阶梯上楼,卧室门半掩着。今天玲姐是怎么了,我轻轻推开门却一下子愣住了。玲姐坐在梳妆镜面前,上身只穿一件薄”的春衫,两条象牙般的美腿光溜溜的,配上她美妙的弧线,我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如果说玲姐哪里最好,不是她美得让人窒息的面孔,也不是她傲人身材,身高一米七零的她,一双修长而结实的美腿可以让任何男人疯狂。而现在,她那对滑若凝滞的美腿写意的以一个优美的姿势卷曲。

似乎觉察出屋里有人,玲姐带着些慵懒和倦意的声音传来。“小旭,你来了。”她站起来转过身,瞬间又像只受惊吓的兔子般躲到柜子背后:“小旭,你先出去吧!”

我这才慌了神似的咚咚咚跑到楼下,坐在一张椅子上喘着粗气却仍在回味刚才的经过。其实,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我总觉得玲姐喜欢我,很奇怪的感觉。她会在换衣服的时候忽然惊叫一声引我过去;总会不经意地把我留在外面,让我浮想联翩;会在我的面前有意无意地把她修长的大腿完全展露出来,在我摸不着头脑的时候露出胜利的笑容。每每让我欲罢不能,却看得见吃不着!

玲姐今天怪怪的,总是让人感觉不对劲。

“想什么呢?”我的脑袋被敲了一下,玲姐笑脸如花,一双明媚的眼睛中露出些许恶作剧得逞的狡诘,身体优美的在空中转了个半弧,一只白色的女士肩包挎在她小巧的肩膀上。黑色的长外套里面一件我叫不上名字的衬衣,露出一小块白皙的肌肤,套裙仅遮住小“个大腿,黑色的丝袜和高跟鞋勾勒出两条大腿柔和的线条,她每天都能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我揉了了揉脑袋,“早晚会被你打傻的。”

“过了今天,姐姐以后就不打你了,快点,要迟到了!”玲姐留给我一个美丽的背影,我赶忙锁门关窗,检查阿黄的口粮。等我上车时,玲姐已经坐在副驾驶位用掌上通道处理商务了。这就是司机和小资之间最大的差距,剥削,玲姐总是把从我身上剥削来的时间充分地利用起来。

“小旭,你今天晚上不用接我了。”玲姐工作之余漫不经心地吩咐道。谁想去接你了,我暗自腹诽,玲姐是帝都智联的销售总监,公司周围清一色的后现代主义设计。我这辆老爷车每次都会招来人们鄙视的目光,像是进了城的民工,虽然没被围观,格格不入的感觉每次都让我如坐针毡。我曾经暗暗发誓等攒够了钱,一定要买辆上档次的车。

“哎呀,今天晚上我要参加一个私人聚会,玲姐你不说我还真忘了。”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邀请函来,主人是张晓,一个大老板,前段时间曾经在我那家小公司采购过东西。前几天接到的时候还兴奋了很久,后来一想,他这个大人物和我又没什么交集,我应该不过是凑下数而已,心思慢慢地就有点淡了。

玲姐拿起邀请函仔细看了一遍,有些诧异地看了看我。“你就穿着这身去参加这个聚会?”玲姐看了我。

“是啊。不对吗?”

玲姐似乎对我满不在乎的态度很不满,她素手轻抬,狠狠地在我头上敲了一下。“知道吗,帝都熟识的商界大亨们每过一段时间都会开一个派对,交流信息,联络感情,推荐新人,你这次要参加的就是这样一个派对。别人接到这请帖还不乐疯了,偏偏你跟个没事人似的。”她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又不是不去。”我抗议道。

玲姐杏眼一瞪,我接下来的话便咽回肚子。“帝都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只有进入这些人的社交圈才算真正在商界立足。你开的那家小公司现在效益虽然还好,没有一个发达的社交网终究不能做大。听姐姐的,这次一定要认真对待。我中午去杰森士给你买套适合这种场合穿得,你下午两点的时候来我办公室取。”

我很郁闷,玲姐每次都说我是老板,而她是打工的,所以她可以安心地吃我的,用我的。可为什么,她这个打工的每次教育起来我这个老板来总是一套又一套的。

一阵悦耳的电话铃声让玲姐暂时放弃了对我的教育,也不知电话那边说了什么话,引得她咯咯地笑了起来,她那带有稍许小女儿态的笑容,看的正在开车的我都痴了。

“看什么,没见过美女?”玲姐挂断电话白了我一眼。

“是徐峰的电话吧?”我有些吃味。

“你怎么知道的。”玲姐有些惊奇。

“玲姐,你还是小心一点这个人吧,他不是好人。”

徐峰和我是大学同学,关系只能算是一般,不过人家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老爸是天启实业的老总,家里有钱,上学的时候就是个有名的花花公子,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人。老爸翘辫子后,他就当了天启的老板。偏偏我那家公司是天启供货商,一来二往我和天启的业务经理也熟了。那业务经理是个八婆,有一次喝醉了说出一件难以相信的事。

这半年来,每个周五早上,都有一个纸箱送进他们总裁办公室,下午送走。开始人们还不是很在意,直到后来有一天,工人一不小心打翻箱子,从里面滚出来一个戴着面具的女人,事情闹得很大,沸沸扬扬整个公司都传遍了。

有一天,他和几个部门负责人被老板叫进会议室,那个传言中的纸箱子就摆在中间的圆桌上,自此他们就成了老板的心腹。

“又在发呆了,当心马路。老是操些不该操的心,玲姐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小旭,你是不是喜欢上姐姐我了。”玲姐轻轻拢了拢头发,一瞬间露出一些娇羞来。齐肩的长发和她的脸型搭配得天衣无缝,纵然每天见面我也不禁一呆。

就连我自己也搞不清楚认识玲姐多久了,记忆中隐约是因为她搭了自己的便车。那是一个雨天,她穿着一件女式风衣,蹬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站在雨中,就是那天,她那对穿着黑色丝袜的美腿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

我一直以来都有一个疑问,那天她为什么自始至终都没有用双手,就好像它们被捆住了一样。

后来,我就成了她的专职司机。现在想起来,自从认识她以后我的事业似乎才有了转机,每次她看似不经意的话都能让我感到豁然开朗。这也是我一直任她欺压的原因,不知不觉中养成了尊重她意见的习惯,就连感情上也有点分不清楚,不知道到底是爱还是敬。而她也总是若即若离,让我总是感觉看得见,摸不着。

“我……”我的脸没来由的红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鬼,就知道你有贼心没贼胆。”

“玲姐,我认真的,你小心防着点他。上次我们一起去明皇娱乐城K歌,我有事先走了,办完事老觉得不放心。回去就看到很糟糕的事,幸亏当时玲姐也走了,要不然……。”

“你这小东西,担心起玲姐了,你是怕玲姐被他们开了吧,难怪第二天早上我手机上有十几个你的未接来电。让你不往好处想,我掐死你。”玲姐手上的功夫是越来越厉害了,刚刚好是最痛的地方。

玲姐生气的样子也很好看,今天薄怒中却带着一些羞赧,却也多了一些说不上来的魅力。虽然很生我的气,但以玲姐对这个聚会的重视,还是陆陆续续讲了好多注意事项,等到讲完时,差不多已经到她公司了。

“小旭乖,姐姐下车了。”这是玲姐每次下车时的口头禅,我就纳闷了,我怎么看也不像能和乖字联系在一起,我听说说这句话曾经雷倒了她们公司好多人。

玲姐最让人佩服的是,她完全贵族化,优雅得让人能把我这辆破车当成豪华伦萨的上下车动作。也许,就是因为这项绝技她才放心地让我开着这辆破车为她服务,从而节省一大笔开支。正在我感叹时,一阵香风袭来,玲姐娇艳的红唇在我脸上轻轻一啄,当我反应过来之时,只有脸上的余香和一个窈窕的背影……

“知道吗,咱们老板今天早上脸上带着个口红印子上班的。”新来的小秘书悄悄地对正在写企划的周经理道。

我在后面狠狠地咳嗽了一声,从早上到现在不过一个小时,全公司几百号人全都知道这个消息了。而罪魁祸事就是这个自己新招来的小秘书,我都招了些什么人啊!

“哎呀,周经理,你继续忙你的,我要去送文件了。”小秘书扭头就走,仿佛她的身后除了空气什么都没有。由于她的努力,整整一个上午,所有人看我的目光都怪怪的,仿佛他们老板成了本年度最轰动的艳照门男主角。

我无奈的一笑,心里却也越来越多的装着玲姐若即若离的倩影,反正下午还要去她那里拿衣服,到时候好好问问她干嘛吻我。

下午两点差一刻,智联的地下车库里我停好车。“玲姐”,电话响了好一会才被她接起来。

“小旭,你来了。”不知是不是信号的原因,玲姐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我已经到了,你在办公室吗。”

“中午给你挑衣服,饭都没来得及吃,唔……现在在正吃东西呢。”玲姐嘴里好像塞了什么东西,我还要说话,电话却已经挂断了。

玲姐工作时一向很忙,很少打电话给我,每次打电话过去她也只说上两句话就挂了。倒是晚上她时不时的会逗逗我,特别是睡觉前,说话特别嗲,嗲到我恨不得冲过去把我的独门绝技全部使出。

“还是老伙计对我好啊,任劳任怨。”我拍了拍身边的老爷车自言自语道,布满划痕的漆黑车体在一堆高档轿车的包围下显得格外鹤立鸡群。我这个老伙计,似乎比自己更有女人缘,我不由想起第一次来接玲姐时的情景,为什么那么多豪华轿车不选偏偏选了我这辆破车。

玲姐办公室在二十四楼,从电梯出来转了个弯,要路过会议室、资料室还有好几个办公室。因为属于公司高层办公区,通透光亮的过道里基本上很少有人,我正在考虑玲姐会给我买什么衣服,忽然斜刺里一间屋子里冲出来一个穿着蓝色套装的女文秘。她脸上红扑扑的,说了声对不起飞也似的逃开了,连门都忘了关。

我很可怕吗,我摸摸自己脸,虽然我长得很帅也没有到小姑娘一看到我就脸红的地步啊。

女老板招司机电话,女老板招司机照片?

喜欢我可以叫我玲姐

女老板招司机电话,女老板招司机照片?

女老板招司机电话,女老板招司机照片?

女老板招司机电话,女老板招司机照片?

女老板招司机电话,女老板招司机照片?

女老板招司机电话,女老板招司机照片?

女老板招司机电话,女老板招司机照片?

女老板招司机电话,女老板招司机照片?

女老板招司机电话,女老板招司机照片?

女老板招司机电话,女老板招司机照片?

女老板招司机电话,女老板招司机照片?

女老板招司机电话,女老板招司机照片?

女老板招司机电话,女老板招司机照片?

女老板招司机电话,女老板招司机照片?

女老板招司机电话,女老板招司机照片?

女老板招司机电话,女老板招司机照片?

女老板招司机电话,女老板招司机照片?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aren.cn/56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