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案件纪实(案件纪实录)

来源:央视社会与法节目

江苏省丹阳市是一个典型的江南水乡,京杭大运河穿城而过。这本是一座平静的江南小城,然而2013年10月17日,在静静流淌了千年之久的大运河边,一具疑似残缺的尸体,打破了小城的平静。发现尸体的地点,在丹阳市陵口镇大运河上的长豫码头。据现场民警回忆说,大运河流淌千年,也是有涨潮有落潮的时候。这具尸体应该是在落潮的时候,搁浅在运河边上的。侦查员现场判定这是一起杀人抛尸的命案。但是问题在于:尸体是顺水漂流而来,还是此处就是第一抛尸现场呢?随着警方侦破工作的深入开展,确定尸体是从运河上游顺水漂流而来,这让侦查范围近乎无限地扩大了。

经过一番搜索之后,警方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这起案件俨然成为了一起无头案。此案侦破难度在哪里?原来,京杭大运河江南段自长江南岸流经丹阳市,然后流向杭州,沿途流经诸多人口密集的城镇。死者到底是什么人?这个谜底怎样解开?案件发生后,南阳市警方迅速组织120余名警力,围绕失踪人员查找、现场周边搜索、一人一事排查等展开侦查工作。根据现场分析,侦破此案的关键是尽快还原死者的体貌特征。警方调取了大运河的水文资料,请教了当地有经验的船民,综合分析被害人的漂流路径,确认抛尸地点就在发现尸体的案发现场附近,以案发地为圆心,半径五公里范围内的区域都被纳入搜索范围。确定了这一搜索范围后,警方出动水上警察巡逻艇,发动海事部门,联合沿线居民、船民展开拉网式搜索。

两天后,在案发地点上游三公里处的一条支流丹金漕河里,警方取得了一些进展。根据种种线索,法医刻画出了死者的基本特征,25岁,身高在一米六零左右。尽管目前所有证据出现的地点均在丹阳市境内,然而这些案件是否就发生在丹阳依然无法确定。专案组围绕犯罪嫌疑人的抛尸地点进行了专题研究。在地图上警方发现,距离京杭大运河与九曲河交汇处几百米,有一座大桥——丹阳市南二环大桥。警方围绕这座大桥划定了侦查范围,布置警力展开调查走访,并调取了沿途所有的监控录像。走访沿线环卫工人、娱乐场所等重点人群,希望获取近期失踪人员的可靠线索,作进一步排查。

死者是21岁的她

在连续工作之后,丹阳市警方调查得知,在全国失踪人员信息库中,基本符合本案死者特征的有500多人,扩大年龄范围后,丹阳市有基本符合条件的失踪人员60多人,警方重点展开调查,开始逐户走访。最终在丹阳市横塘镇,确定了死者的身份。原来,丹阳市横塘镇有一家外来户,男主人王贵是贵州人,十年前,他带着妻子和一双儿女来到丹阳。王贵以养猪为业,开办了一个养猪场,之后购买了住房。逐渐在丹阳扎下了根,生活安定下来了,王贵的家庭却出现了变故。

几年前,他的妻子因为家庭纠纷喝农药去世了。2012年,王贵和一个贵州老乡结了婚。这一年,王贵的女儿王丽刚刚20岁。让王贵欣慰的是,女儿和她的继母相处还算比较和谐。近几年来,王丽一直在丹阳市城区打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回一次横塘镇的家。王丽性格随和,生性乖巧,王贵夫妇对女儿比较放心,2013年的中秋节,王丽回到家里,一家人其乐融融的过节。王丽还给继母买了一双鞋和一套衣服,庆祝继母即将到来的生日。这是王丽最后一次回家。沉浸在欢乐气氛中的一家人谁都没有预料到,一场变故已经越来越近。在大运河命案侦破工作紧锣密鼓进行的同时,王丽的继母罗红也听闻了这件事情,她隐隐感到了一丝不安。她说,2013年的中秋节是9月19日,王丽在家里过完了节就回城里上班,之后再也没有回过家,也没有打过电话,家人放心不下拨打电话,电话也打不通。

罗红感到心神不宁,找到了社区民警吴应先,反映了这个反常的情况。王丽多少岁?21岁。有没有男朋友?好像是找了一个。在哪里上班?在一家KTV。在得知这些信息后,民警们心说:十有八九王丽就是遇害者!再分析体貌特征后,警方立即通知王丽的父亲抽血检验,结果很快就出来了。王丽的父亲和弟弟的DNA与大运河命案中的被害人高度相似,这在警方调查的数十条失踪人口信息中,这一条应该是最有价值的一条线索。然而,让侦查员感到疑惑的是,王丽的继母罗红在寻找王丽的过程中,曾经听到了王丽所在的KTV同事提起,说王丽刚刚请了假跟一个朋友回贵州老家了。

这是王丽向朋友和经理发送的信息,时间都是在大运河命案发生之后,难道说死者不是王丽?2013年10月4日,南阳市警方接到王丽父母的报案后,没有等到DNA检验结果出来,就立即赶到了王丽工作的KTV展开调查。王丽是这家KTV的收银员,本人确实不在店内。据KTV的经理反映,几天前,王丽让一名同事代他请了假。经理说,王丽当时跟一个要好的同事发了个短信,说她回老家了,因为自己的奶奶身体不好,需要过去照顾。侦查员让王丽的亲友再次拨打王丽的电话,依然没有人接听。

偶尔电话拨通,也会被迅速挂断。接着就收到短信:我的手机坏了。不能接听、接打电话,只能发信息。情况非常反常。经过调查,侦查员找到了王丽的暂住地。在这里,侦查员勘查后确认,这间出租房正是大运河命案的第一现场。在卫生间地面上又发现了一小块的人体组织,同时在卫生间的门上又发现了少量的血迹,经过鉴定也认定这个血迹,这个人体组织就来自于王丽。至此,王丽被确定是大运河命案的被害人。

凶手是她的男友
侦查员调查的人群中,唯独缺少一个和王丽联系密切的人。那就是她的男朋友唐金涛。

真实案件纪实(案件纪实录)

民警调查发现,唐金涛,20多岁,好吃懒做,没有正当职业,社会交往复杂。警方从王丽的亲友处了解到,王丽回贵州老家的第一消息来源就是唐金涛。而王丽的房子退租时,也是唐金涛找到房东,在没到期的情况下就要求退房。

?平日里,唐金涛和王丽一同居住在这里,王丽被害,唐金涛却退掉出租房不见了踪影,他具有重大作案嫌疑。与此同时,侦查员在丹阳市南二环大桥附近调取的监控录像中,也找到了唐金涛的身影,他骑了一个电瓶车,穿了一个女生的衣服,电瓶车上面放了一个袋子。此时是凌晨两点多钟。等他返回时,袋子已不见踪影。警方怀疑,唐金涛是去抛尸的。

真实案件纪实(案件纪实录)

11月5日,侦查员得知犯罪嫌疑人唐金涛正在丹阳市的一家歌厅唱歌,立即前往现场抓捕。唐金涛被顺利抓获,他脚上的鞋子表面依然血迹斑斑。在证据面前,唐金涛很快交代,正是因为产生感情纠纷,自己杀害了恋人王丽。

原来,唐金涛曾经因盗窃和寻衅滋事两次判刑入狱。出狱后仍然不思悔改,继续不务正业。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王丽,两人很快确认了恋爱关系。甚至开始谈婚论嫁。唐金涛的父母倍感欣慰,为了早日定下两个人的婚事,他们拿出了9万元积蓄,要给孩子买一辆轿车。王丽兴奋地拉着唐金涛逛了几天,选定了称心的车型。然而王丽并不知道,唐金涛根本没有正当职业,他平时所谓的工作就是到一个地下赌场讨生活。这一次,唐金涛身上带着买车的9万元巨款进了赌场,他忍不住大把投注,最终血本无归。这件事,让王丽彻底对唐金涛失去了信任。

她提出了分手。但唐金涛纠缠不休。此后几个月,王丽多次告诉唐金涛自己已经有新男友了,但唐金涛仍然坚持纠缠。不肯死心。王丽此后又和唐金涛同居在一起。虽然王丽的父母也反对女儿和这个不务正业的男人纠缠,但也无法干涉太多。此后的日子,唐金涛依然没有正当职业,不求上进,偶尔到赌场挣点零花钱,他的行踪引起了王丽的怀疑,两个人不断为此争吵,王丽经常翻看唐金涛的手机。而唐金涛则怀疑,王丽在外面“有人了”。2013年10月3日晚上,王丽的手机突然收到一条短信,信息的内容被唐金涛偷看到,这成了他杀人的导火索。“短信是王丽的爷爷奶奶发的,问她是不是怀孕了,去医院检查过没有。”唐金涛在到案后供述,自己当时就确认,王丽在外面真有人了。

突如其来的事情让唐金涛一时没了主意,他和朋友吃了宵夜之后,独自一人在街头游逛,凌晨四点,他还是回到了王丽的出租房。深夜回来的唐金涛惊醒了王丽,看到一脸沮丧的唐金涛。王丽气就不打一处来。“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是我犯了错一样的。当时她出了卧室门就给我劈头盖脸一顿骂,然后又说到这几天不出去工作赚钱,还每天这么晚回来,就呱啦说了一大堆。”唐金涛心里早就窝了一团火,他并没有向王丽提起收到暧昧短信的事情,一声不响地站起身,一把掐住了王丽的脖颈,什么话也没有讲。直到王丽停止了呼吸。令人发指的是,杀人之后,疲惫的唐金涛竟然回到床上睡着了。

落网前又犯下命案

在审讯过程中,交代了作案过程的唐金涛如释重负,办案民警却有一个疑团没有解开,到被抓获时,唐金涛杀害王丽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他脚上的鞋子怎么会出现新鲜血迹呢?“你知道我这个鞋上的血是怎么来的吗?我还有个秘密要告诉你们!”唐金涛被抓后对办案民警神秘地说。原来,王丽是他手下的第一条人命。“我还杀了大拇指手机店的老板!”案件发生的变化出乎了警方的意料。在抓获唐金涛之前,丹阳市警方没有再次接到有关命案的报警。唐金涛口中的大拇指老板是什么人?他为什么要杀害这个人?根据唐金涛的交代,侦查员立即赶到了他的老家丹阳市陵口镇的污泥坝村。在村子的这个老屋里,现在只有唐金涛的奶奶一人居住在这所老屋的二楼,警方找到了第二个被害人。

被害人是丹阳市大拇指手机店老板陈清,他在不经意间和犯罪嫌疑人唐金涛有了交集,最后导致被害。原来,杀害王丽后,一觉醒来的唐金涛发现王丽已经死亡,心慌意乱之后,她开始考虑对策,以前经常去大运河游泳,如果把尸体抛在大运河里的话,沉下去事情就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了。就在这间出租屋里,唐金涛将昔日的恋人王丽肢解,在深夜时分,他骑上电动车到了大运河南二环大桥,将被害人的尸体抛入滚滚运河。为了避免罪行暴露,唐金涛用王丽的手机,向王丽的亲友和同事发送信息,编造了王丽去贵州老家的谎言,因为身上没钱,唯一值钱的就是王丽的手机。他来到了大拇指手机店,以2500元的价格将手机卖给了手机店老板陈清。唐金涛卖掉手机回了家。

几天过去了,唐金涛感到一切风平浪静,他想到王丽的手机里面存有两个人的照片和视频,想起当初和王丽一起的美好生活,他决定赎回手机。再次回到丹阳县城,唐金涛找到房东,退掉了王丽的出租房,得到3000元。然而,当他拿着这笔钱找到手机店老板时,事情出现了变化。老板说,手机可以赎回,但是2500元不行。原来,手机店老板陈青就地涨价,唐金涛没有赎回手机,反倒和陈青吵了一架,他想到了一个办法,用手里仅有的钱买一个便宜的手机,然后把王丽手机里的照片拷出来。他再次来到大拇指手机店,提出需要王丽的手机拷贝照片,手机店老板陈青却给了他一个惊人的消息,说那个手机早几天就已经卖掉了。积累已久的怒火终于爆发。

唐金涛谎称家里有古董可以卖给陈青,将他骗回了自己的老家。在家中老屋,唐金涛找借口支开了奶奶,他手持榔头跟在陈青身后,将这个“贪婪成性”的老板打倒,再次制造了一起命案。丹阳警方在歌厅抓获唐金涛的时候,第二起命案刚刚发生不到四个小时,唐金涛鞋上的鲜血还没有干。

真实案件纪实(案件纪实录)

?案发后唐金涛被刑拘并被依法逮捕。在收押期间,细心的看守所民警还在唐金涛的身上搜出了一些小物件。经过讯问,警方发现他居然有越狱的企图。

唐金涛自称,他曾经想要走上正途,过上正常的生活,但是两次出狱之后,他都没有从事正当的职业。他怕苦怕累,又贪图享受,始终都在犯罪的黑色地带徘徊,他的理想恐怕永远都不会实现。身负两起命案的他,势必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然而无论唐金涛被如何惩罚,逝去的两条生命都永远回不来了。

很多人说,此案中的两名死者,第二名死者陈青确实有不当之处,毕竟他的出尔反尔和“贪得无厌”,让已经杀红了眼的唐金涛不在乎再多条人命。但第一名死者王丽,确实死得无辜。21岁的花季年龄,就这样丧生在残忍的凶手手下。有网友说,王丽识人不明,尤其是第一次和唐金涛分手后,如果能坚守住底线,不和他复合,或许就不会发生后来的悲剧。有网友更指出:一定要远离沉迷黄赌毒的人群。本案中凶手唐金涛又偷又赌,撒谎成性,还是刑满释放人员,这样的人很难做出真正的改变。“找个正经人过日子,太重要了!”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aren.cn/23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