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禺三部曲之最(曹禺三部曲的艺术特色)

曹禺三部曲之最(曹禺三部曲的艺术特色)

文 / 林艾

十几年来,慢性前列腺疾病无时不刻折磨着我。西药、中药、偏方,该用的都尝试过了,有时候吃药比饭都多,即便有些好转,遇有感冒上火马上影响到了切列腺。主要症状就是排尿困难。

人常说是药就有三分毒,这样下去旧病没根除,别的器官也受影响。所以,我下决心“挨”这一刀。2008年4月7日我在天津一中心医院做了前列腺和膀胱颈电切手术。是在术后住院的日子里,认识了天津病友张家胜的二姐。让我们先从张家胜谈起:

曹禺三部曲之最(曹禺三部曲的艺术特色)

张家胜在天津某监狱当警察,二十八岁便身患令人生畏的肾肿瘤。他亲口对我说左肾长了个二斤大的瘤子,手术把肾和肿瘤一块儿割掉了。

当过武警副连长的张家胜骨头特别硬,如此大的手术都没哼过一声,我这点儿小手术就像擦破肉皮似的,又有什么了不起?疼痛的还是发高烧。只要我清醒,便暗暗使劲,一定不能大喊大叫,让人家笑话。

术后需要排气才能进食(放屁),我俩一直到了术后的第三天,除了喝些藕粉,其他任何东西都不能吃。具说藕粉有通气的作用,我俩被家人就像小孩儿似的侍候,按时把藕粉喝下,打发着无聊寂寞的日子。

张家胜坚毅的脸庞上有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直鼻梁四方口,其颜值一点儿不逊色当代的那些帅哥们。只是他的言语特别少,显示出与年龄不相符的老成。张家胜的媳妇小李比较健谈,整天大爷、大爷不离口,就像我是她亲大爷似的。她从家拿来的好吃食总让我尝尝,能遇上这样热心肠的病友和他媳妇也是我的福分。

我是个不说话就能憋死的人,我问小张你最喜欢吃什么?他说最爱烤羊腿,我说此刻就想吃红烧肉炖豆腐……我俩诉说着天下数不尽的美味佳肴,馋得直流口水。平时我对食物并不挑刺,但住院期间清汤烫水的饭菜,实在难以满足我的胃口。

每当我和家人说方言,小张媳妇说大爷好像你们有什么秘密怕我们知道。我说不是,我们说方言自然,如果一家人也讲普通话,自己都觉得有点儿“菜”。

张家胜对我说了些部队和天津的趣闻轶事,他虽然总是称呼我“大爷”,但年龄的差距并不妨碍我们成为忘年之交。

住院期间由于我是外地人,前来探视的相对比较少,张家胜的亲朋好友却门庭若市。我有些嫉妒地对他说,看望你的都过百了,我却无人理睬。张家胜口吻平和地对媳妇说,拿过去给大爷吃。小张有着坚毅军人气质,几乎没见过他发笑的时候,但少言寡语的性格一点都没影响他对别人的真诚和热情。

曹禺三部曲之最(曹禺三部曲的艺术特色)

张家胜和小李是同学,从学校走向社会,一直没有间断来往,完全可以用青梅竹马来形容他们之间的感情。小李是那种勤劳吃苦的女性,在丈夫住院一个多月的日子里,她一直在水泥地上铺块海绵垫睡觉。每天给丈夫擦脸洗脚,打水买饭忙个不停。她还经常安顿我女儿,李燕你明天晚来会儿,我买饭连大爷的一块捎上。我心里总觉得亏欠人家。

张家胜的肿瘤不是良性的那种,大夫怕他知道真相加重心理负担,瞒哄他说我们医院确诊不了,病例送大医院专家会诊去了。张家胜总嘀咕这么长时间还没化验结果?他丈母娘在女婿出去散步的空档,红着眼圈对我说,全家只有他和他父母不知道。我觉得有股酸水往上涌,多好的小伙子,多年轻的生命啊!在他走进病房的一瞬间,我把头摆向了一边。

张家胜的父亲见我爱看书,每天把他订阅的《今晚报》带了过来。老人家总是问我他儿子的化验结果出来没有,我说拿到别处会诊去了。他还问每隔一天给家胜打的什么针?我说是增加免疫力的。我和别人一样隐瞒着病情的真像,到后来我总盼望自己赶快出院,我不想看到他们知道真实情况的痛楚。但愿张家胜病情好转,我好恪守自己的诺言,邀请他们来乌兰察布烤羊腿。

曹禺三部曲之最(曹禺三部曲的艺术特色)

病友张家胜的二姐叫张惠林,名字与台湾著名歌手张惠妹只差一个字。张慧林三十出头的样子,一米七以上的身高身着一身休闲装,穿戴有些中性化,初识觉得她有些清高,与陌生人不说话。

张惠林白天来医院陪会儿弟弟,也好让弟妹回家歇会儿。医院陪床比较单调,病友和陪护人员少不了呱啦几句。几次接触觉得张惠林并不高傲,她快人快语,唠起嗑来几乎没别人插嘴的空儿。

天津一般管成年女子称呼为姐姐,入乡随俗,我这个五十出头的“大爷”也管病友张家胜的姐姐叫二姐。二姐可能还没成家,从来没见到她男朋友来过医院。随便打问女性的年龄或者家庭情况不礼貌,不该问的绝对不多说一句。

曹禺三部曲之最(曹禺三部曲的艺术特色)

2008年以前一晚上能挣百万元人民币的人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二姐就有这样的本事。二姐二十出头就走向了社会,先在广东汕头的一所学校担任外语老师。一个教书匠对她来说舞台实在太小,回到天津又干了几年英语翻译,后来干脆自己当经理,成立了天津第一家私营演出公司。

二姐请过刘德华周杰伦等著名港台名星,还邀请过东方歌舞团云南映像等国家级文艺团体。刘德华四百万的出场费还是税后,这还不包括他们一行的交通,住宿等费用。如此大额支出,二姐她们还要挣钱。

张惠林时刻留意名演员们的演出行踪和大众对文化市场的需求。组织一台几万观众的演出,门票的定价预售,企业拉赞助,公安武警安全保卫等等事项,都要落实到位,稍不留意就会发生灾难性的后果。

二姐说周杰伦有一次去沈阳演出,主办方没有控制好观众的入场数,体育馆门票的占据了大部分空间,持票的观众却进不去。演出公司不干了,让公安武警清场。偌大的体育馆怎能一下子恢复应有的秩序?两个小时以后才正式开演。观众花钱找罪受,有人冲上台让周杰伦说清楚。周杰伦的经济人出来挡驾,东北人火气大,就把周杰伦的经济人打了。从此以后,多高的价位周杰伦也不敢再去东北,发生这样的事故就等于“砸锅”了。

我问二姐你能保证没有闪失吗?二姐说以前演出还从来没赔过。首先你得有眼力,请演员必须符合大众的胃口,尤其是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像大爷这样的年龄,上千块的费用肯定不看刘德华。如果维持秩序的公安武警随便往里放人,你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没用。我们不像公家的演出公司,赔了政府补贴,压力还是蛮大的。

我注意到一般女强人穿戴都比较中性,这样便于与各种人物打交道。如果描眉、抹口红的妖艳女子,就是沉下脸也没人服你?所以,打扮要符合你的身份。家大有家大的难处,上万人的场面,可不是一般人能“玩的”了的。

曹禺三部曲之最(曹禺三部曲的艺术特色)

在天津一中心住院的日子里,二姐几乎天天来看望弟弟,闲暇无事我们大千世界无所不聊。因为二姐是做“演出”生意的,什么歌剧,舞剧,话剧,国内国际的文艺团体在那个城市演出,她都了如指掌。遇有我这个爱看戏的“大爷”,便有着说不完的话题。二姐告诉我天津人民艺术剧院在北方很有名气,他们剧院的小剧场几乎天天有演出,价位也比较低。这几天《雷雨》、《家》、《原野曹禺三部曲轮番上演,大爷应该去看看。听了人家鼓动,我的心早已飞向了剧场,但术后还挂着尿袋呢?只好望洋兴叹。

又过了几天,二姐给她弟弟买来了一大堆衣服,她兴致勃勃地说都是名牌,滨江饭店八楼按原价两折卖。这条休闲裤原价八百,只卖一百六,真是捡了大便宜。姐姐让弟弟轮番试装,我看得有些眼热,有个疼弟弟的姐姐多幸福!

二姐看见我对衣服也感兴趣,说是今天下午不忙,我开车拉上你们去滨江饭店挑选几件。我说你拉我就去,在医院就像坐牢一样憋屈难受,早想出去放放风啦!

下午四点左右二姐开着广本小客车,拉着我这个里边身着病号服,外边套着制服的“病人”,还有张家胜媳妇、张家胜大姐、我姑娘李燕在细雨蒙蒙中出发了。二姐一路上向我炫耀天津的过去和未来。是啊!像她这样年纪轻轻事业如日中天的"张门女将",能不感到自豪吗?

女人们好像对衣服有着特殊的兴趣,从滨江饭店返回天色已晚。汽车行驶在天津著名的五大道,二姐向我介绍街道两侧那栋是段骐瑞的别墅,哪座是袁世凯曹锟等名人的旧居。这些风格迥异的洋式建筑,虽然经历了百年的风雨,但仍然散发着古老的气息。朦胧路灯下的雨丝好像又把我们带到了晚清和民国初年那个血腥风雨,刀光剑影的年月。

曹禺三部曲之最(曹禺三部曲的艺术特色)

回到医院大家十分兴奋,谁也没有早点睡觉的意思,还在谈论着购物的快感。二姐说一张报纸刊登有关青《青年歌手大奖赛》选手文化答题方面的内容,我给大家念了几段。余秋雨问歌手,焚书坑儒是哪个年代,哪个皇帝做的事情?歌手回答宋朝李自成。余秋雨无可奈何的说,不会讲没关系,不要瞎讲。病房欢声四起,护士推开门警告我们,这是病房不是娱乐场所,再嚷嚷我把你们轰到外边淋雨去。大家面面相觑,再不敢言声,喧闹的病房总算安静下来。

一眨眼十五年过去了,几年前还给张家胜打个电话,邀请他来乌兰察布做客。后来联系越来越少,换了几回手机就连人家的手机号码也丢了。张家胜你好吗?二姐还在做演出生意吗?如今我这个满脸皱纹,眼袋比鸡蛋大的大爷更大爷啦!恐怕见了面你们也不敢相认了。你们是多么热情的一家人啊!每当闲暇之余,我就会想起你们来,如果二姐看到这篇文章,请留言。我还是那句话,真心邀请你们前来乌兰察布做客,我要用鲜美的奶茶和手把肉给你们接风洗尘。

(部分照片网上下载,如有不当及时删除。)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aren.cn/23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