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贵袁大头800万到900万(什么样袁大头值200万)

事因

2013年,浙江省嘉兴海宁双喜村的一户姓许的人家即将拆迁,这不仅为他们获得了一笔不菲的拆迁款,也让他们一家有了意外之喜,在许家宅基地的下方竟然还埋藏了800多枚银元宝藏,其中各类中外古币应有尽有,经专家估算更是价值连城,而且这些宝贝居然都不用上交。这个消息对于许家人来说,可真是天上掉了金元宝,喜鹊临门叫。有不少人上门讨喜,却发现许家人竟是各个眉头紧锁、唉声叹气。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这笔意外之财还有任何不妥之处吗?

最贵袁大头800万到900万(什么样袁大头值200万)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以来,双喜村经历了几代人的更迭,村头村尾几十户人家也从老木屋换成了新楼房,有一种说法却一直在坊间流传。说许家祖上是个富得流油的土财主,祖宅后面埋藏着无尽的宝藏,只是许家田产太多,没有人知道宝藏埋藏的具体位置,所以这么多年一直没有被挖出来。这件事村子里妇孺皆知,可以说是公开的秘密,但大家都心照不宣。许家人自己都不着急,旁人自然只能在茶余饭后的闲谈中,发挥一下自己的想象力了。

直到2013年,海宁市下发通知,计划修建湿地公园,要征用双喜村一带的土地造一个人工湖,包括许家祖宅在内的几十户村户即将面临拆迁。消息传来,村民心中产生了一种隐隐的期待,传闻中许家地下尘封的宝藏到底是真是假,终于要真相大白了。

最贵袁大头800万到900万(什么样袁大头值200万)

坐拥数目如此庞大的财富,这个许家祖上富得流油的土财主究竟是谁呢?他为什么要将巨额财富埋在地底下呢?这个神秘的富人就是生活在解放战争时期的许阿六。当时许家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大富户,整个双喜村有80%的土地都是许家的财产,田地面积多达360亩。

猜测

至于他藏宝的动机,主要有两种说法。

第一种说法认为,当时许阿六临终前想给三个儿子各造一幢花厅,就类似于现在农村的别墅。可是第一幢花厅建到一半,许阿六就撒手人寰了。弥留之际,他将造花厅剩的钱埋在了地底下。

第二种说法是,新中国成立后严打土财主,至少1250枚银币被相关部门没收,许家一下从家财万贯变成了破落户。但是逐渐有好事者放出传言,说许老六是何等精明之人,必然事先做好了准备,将一部分财产藏在了一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地方。正所谓鹪鹩尚存一枝,狡兔犹藏三窟,何况人乎?

不论是出于何种目的,村里人将这件事传得有鼻子有眼,大部分人特别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都对此事坚信不疑。令人奇怪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老许家明明知道自家地底下藏着财宝,为何不想办法把它挖出来呢

最贵袁大头800万到900万(什么样袁大头值200万)

其实,许家人也不是傻子,也曾做过一些尝试。比如1981年,老许家曾经对房屋进行翻新,当时就在地下发现了70多枚银元。但是许家人不敢私藏,悉数上交给了国家。另一方面,当地习俗也有讲究,忌讳在祖宅上大兴土木,认为是对祖先的不敬,所以从那以后,许家人就没有对这笔财富动什么心思了。但是这件事也侧面证明了传闻不虚,许家的宅基地中,一定还埋藏着大量不为人知的宝藏。

如今拆迁在即,许阿六当年的3个儿子都不在了,只剩下4个孙子,都是60岁上下的年纪。其中57岁的许良松是现在许家的话事人,他也想趁此机会,看看自家宅基地下面究竟还藏了多少宝贝。反正拆迁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老宅的风水注定要被破坏了,不如先把祖上留的财宝挖出来,毕竟肥水不能流了外人田。

于是,一家人扛着铲子、铁锹,甚至专门租了一台挖掘机,兴师动众地准备挖宝。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拆迁队却出面阻止了他们。拆迁队表示,街道已经收到下发的补偿费用,拆下来废弃的钢筋、砖头都要回收,如果许家人私自动工的话,不仅有安全隐患,也会影响拆迁队的工程进度。

起初许良松很生气,认为现在还没有拆迁,这块地还是属于他们自家祖传的宅基地,许家人想怎么挖就怎么挖,拆迁队有什么资格阻止呢?可是经过双方协商,最终还是达成一致,等到拆迁队的工程全部完成之后,许家人再进行挖宝。拆迁队再三保证,如果真的挖到宝贝,也会一分不差地交还给老许家。

最贵袁大头800万到900万(什么样袁大头值200万)

于是,拆迁队继续在许家的宅基地上面动工。可是许家人仍然不放心,担心拆迁队里有人见财起意,于是每天派一个人轮流站岗,搬个小板凳坐在施工现场,密切监视着拆迁队员的一举一动。

前几天一切正常,拆迁队严格按照规章制度办事,许家人也没有再闹事。可是到了8月10号的早上,许家人一到现场,就看到祖宅门前的地上莫名其妙出现了三个大洞,每个洞的深度约3米上下。顿时,许家人疑心大作,因为这三个洞的位置就是传闻中最有可能的藏宝之处。他们认为,拆迁队一定是利用职务之便,趁夜盗取了他们家祖传的宝贝。拆迁队不承认,坚称挖坑只是为了方便车辆进出。双方各执一词,争论不休,最后只能报警。

警方到达现场后,经过一番询问和盘查,并没有发现施工队盗宝的有力证据。可是许家人说什么也不同意拆迁队继续施工了,拆迁工作被迫中止

好巧不巧,许家人和拆迁队之间的冲突上了新闻报道,被当地四个收废品的看到,得知了老许家埋藏宝藏的事情,决定悄悄潜入拆迁现场碰碰运气。这四个人是同乡,都来自安徽,平时生活在浙江嘉善魏塘,以拾荒为生,所以在地底下搜寻金属物件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他们带着日常拾荒所用的金属探测器,找到新闻上播报的地址,趁着夜黑人静溜进许家的宅基地进行地面探测

最贵袁大头800万到900万(什么样袁大头值200万)

很快,金属探测器就发出了声响,他们从地底下找到了一个腌菜用的土罐子,打开一看,大喜过望,里面果然装满了银洋甸。四个捡破烂的也不贪心,见好就收,把罐子装进蛇皮袋,就匆匆忙忙驾车离开了。

他们没有料到,当时许良松的老婆李梅英刚好从旁边的田地经过,将这四个人的行动尽收眼底。等四个窃贼离开后,李梅英立即报警,并把许良松叫醒,喊到宅基地上查看。两人顺着新挖的坑继续往下挖掘,又发现了另外一个罐子,直径约25公分,高约30公分,里面也满满当当全是银元,带回家一数,足足有876枚。这些银元大都价值不菲,而且品种繁多琳琅满目,就像一个古币博物馆。包括光绪元宝大清银币宣统元宝,也有民国时期的“袁大头”,甚至还有来自海外的墨西哥鹰洋等。

当时一枚袁大头大约价值700元,一枚宣统三年的大清银币的价值在2500元到3000元之间。最贵的是光绪元宝,一枚能卖到六七千元甚至上万元。经专家估算,这些银币的总价值最起码也有60万元。许阿六的四个孙子很高兴,很快将这876枚银币平分了。不过不是按照价值,而是按照个数,至于每个人分到的银元价值高低就全凭运气了。

最贵袁大头800万到900万(什么样袁大头值200万)

另一边,警方接到李梅英报案,立即进入村子摸排走访,并调取了当晚的监控。有村民作证,当天看到一辆外来的现代轿车从村口开出去,结合监控画面里的车牌号,警方很快将这四个蟊贼捉拿归案,并追缴了他们手中还没捂热乎的599枚银元。根据估算,这些银元约值21万余元。

警方将这些银元归还给了许家,现在共计找到了1475枚银元,折合人民币不下于80万元,对老许家的四个孙子来说也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而且按照国家规定,这笔巨款不用上交,可以由许家人自行分配。故事发展到这里可以说皆大欢喜,眼看就要告一段落了,没想到又有新的角色半路杀出,对这些银元的归属权提出了质疑。

这天,一位不速之客找到了许家人,他是一个姓崔的中年男子,要求参与到这笔财富的分配当中。他声称,自己89岁高龄的老母亲姓许,叫许杏宝,是许阿六的亲女儿,所以理应享有遗产的继承权。于是,新的矛盾又出现了。

最贵袁大头800万到900万(什么样袁大头值200万)

眼瞅着许阿六的四个孙辈分家产分得不亦乐乎,许杏宝的儿子儿媳坐不下去了,态度极为强硬地要求对财产重新分配。而老许家对突然出现的崔家人充满怀疑,说自己从来没有听说爷爷当年还有个女儿的事情,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许杏宝与许家毫无关系,目的只是想浑水摸鱼分一杯羹。

2013年9月的一天晚上,许家十余口人一同来到崔家,想要把话说清楚。可是两边互不相让,嗓门越来越大,很快发生了口角甚至推搡。争执中,许家人把崔家媳妇的脸抓伤了。没法子,最终还是由警方出面调停。警察到现场后,其中一名许家人情绪非常激动,一度用头撞墙,警察急忙将其控制住。没想到此人完全失去理智,用牙咬伤了一位民警的胳膊,后来受到行政拘留5天的处罚。

最贵袁大头800万到900万(什么样袁大头值200万)

电视台对村里老一辈的人进行采访,传闻中确实有许阿六风光嫁女这一段,据说那场婚礼办得极为盛大,而出嫁的新娘子正是这位许杏宝。不过,捕风捉影只说不足为凭,要想坐实许杏宝是许阿六之女的身份,还需要更加强有力的证据。

面对镜头,崔姓男子愤愤不平,表示自己的诉求完全合理合法。外公许阿六生前并未立遗嘱,如今他的三个儿子都走了,儿子辈的只剩自己的母亲许杏宝还在世,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可是按照法律规定,许杏宝理应是第一顺位的继承人。结果现在四个孙子辈的自作主张瓜分家产,却把亲姑奶奶晾在一边,这是什么道理?如果老爷子在天有灵,看到这一幕也会气歪了嘴吧。

很快,崔家一纸诉状,将许家9人告上法庭,要求拿回属于许杏宝的那一份遗产。开庭当日,两边都没到场,均由代理律师出庭。原告律师认为,许家剥夺了许杏宝本应享有的继承权,要求许家归还1/4的财宝份额,也就是1475枚银元中的369枚,总价值约20万元。

最贵袁大头800万到900万(什么样袁大头值200万)

被告律师则重点对原告许杏宝的身份提出了质疑。许杏宝声称自己是许阿六的亲女儿,可是却记不得父母的忌日,甚至说不清许阿六一共有多少个子女,这怎么看都是很反常的。

针对被告的疑问,崔家出具了两份证明书,分别来自双喜村和利民村,上面认定许阿六和许杏宝确系父女关系。但许家却认为这两份证明书是崔家临时找村委会开具的,缺乏说服力。

当地警察局查询档案库,找到了1952年海宁的人口普查资料,上面只找到许阿六三个儿子的信息,却没有许杏宝这个名字。对此警方给出解释,在老一辈的观念里,嫁出去的女儿就不算是家里人了,所以在人口普查的时候没有登记上,尚不能排除许杏宝是许阿六女儿的可能。

最贵袁大头800万到900万(什么样袁大头值200万)

最终,嘉兴和海宁两家法院共同裁定,驳回崔家许杏宝的全部诉求,并要求他们将暂时保管的599枚银元全数归还给了许家。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到此为止,浙江嘉兴许家祖宅地下藏宝的故事终于落下了帷幕。许家人终归是幸运的,借助拆迁的机会,揭开了尘封六七十年、时隔两三代人的宝藏之谜,因为是祖传的私人财产,最终也可以由四个孙辈平均分配合法保有。寻宝的过程虽然曲折离奇,但总算没有流到其他动机不纯之人的手里。

有趣的是,此事之后,远近的几个村子突然掀起一股挖宝热潮,甭管姓不姓许,纷纷租来挖机在自家的宅基地上掘地三尺,据说还真的又有了一些新的发现。至于双喜村的地底下是否还埋藏着其他的财宝呢?这个问题恐怕只有交给时间去回答了。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aren.cn/1592.html